美国股市暴跌,极限施压只会适得其反

  • 日期:09-04
  • 点击:(1583)


中国发展门户网站2019.8.7我想分享

王伟石云南财经大学“一带一路”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当地时间8月5日上午,美国股市三大股指低开低走。其中,道琼斯指数下跌2.90%,标准普尔指数下跌2.98%,纳斯达克指数下跌3.47%,美国股市在年内触及单日最大跌幅,且市值每天蒸发超过7000亿美元,这是一年中“最糟糕”的一天。就美国债务而言,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今天下跌至1.687%,完全抹去了特朗普上台以来的所有涨幅。

从短期来看,这是自7月底以来一系列经济,金融和贸易措施引发的市场关注。 7月31日,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降息后,欧美股市连续两天大幅下挫,导致全球股市下跌。美国国债也以非常规措施下跌,下跌5%,政府债券的利差也出现了倒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指出,这“反映出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并不乐观,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缺乏信心。”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美国第二季度GDP增长率为2.1%,低于第一季度3.1%的增长率。美国经济缺乏势头已经出现。在过度财政刺激和贸易战的影响下,美国经济增长率将在2020 - 2022年降至2%以下。

正是在美国经济正在经历下行调整以及中美经贸摩擦对美国的负面影响不断出现的关键时刻,特朗普并没有从积极解决问题的角度采取有效措施,中美第12轮经贸磋商。双方认为,会谈是“建设性的”,并同意继续在9月份继续发展美国谈判。相反,他们表示将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3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美元在G20大阪峰会上达成共识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特朗普可能认为,再一次,这套“极度压力”的策略可能迫使中国屈服。但是,现实是,这样的面子,美国自己的市场无法抑制。这3000亿美元商品中有40%涉及美国居民的消费品,而增税导致的输入型通货膨胀最终由美国人民自己承担。涉及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大量商品也要缴纳关税。核心部件从美国进口。关税的增加直接导致美国股市的哀悼。

从长远来看,这反映了美国市场对特朗普长期“极度压力”政策的巨大担忧。 “极端压力”将特朗普的商业战争思想与美国军事思想结合起来,更加专注于零和游戏。他认为“狭窄的道路与勇敢的胜利者相遇”,这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原则并且是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竞争国家的迫害战略和追求美国的单方面目标。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特朗普自朝鲜核问题首发以来,已逐步将这一政策应用于许多国内和国际事务。去年3月22日,美国宣布对中国征收额外关税,以“惩罚中国非法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与中国的贸易战开始了。然而,直到今天,贸易战产生的反法戈效应对美国来说已经过多了。 2018年,美国贸易逆差升至6210亿美元,为10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贸易逆差变得更加严重,达到近9000亿美元。 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增加436亿元,达到4192亿美元,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的近一半。

件,为中美经贸合作扫清了障碍。 (观点中国)

收集报告投诉

王伟石云南财经大学“一带一路”国际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当地时间8月5日上午,美国股市三大股指低开低走。其中,道琼斯指数下跌2.90%,标准普尔指数下跌2.98%,纳斯达克指数下跌3.47%,美国股市在年内触及单日最大跌幅,且市值每天蒸发超过7000亿美元,这是一年中“最糟糕”的一天。就美国债务而言,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今天下跌至1.687%,完全抹去了特朗普上台以来的所有涨幅。

从短期来看,这是自7月底以来一系列经济,金融和贸易措施引发的市场关注。 7月31日,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降息后,欧美股市连续两天大幅下挫,导致全球股市下跌。美国国债也以非常规措施下跌,下跌5%,政府债券的利差也出现了倒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指出,这“反映出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并不乐观,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缺乏信心。”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美国第二季度GDP增长率为2.1%,低于第一季度3.1%的增长率。美国经济缺乏势头已经出现。在过度财政刺激和贸易战的影响下,美国经济增长率将在2020 - 2022年降至2%以下。

正是在美国经济正在经历下行调整以及中美经贸摩擦对美国的负面影响不断出现的关键时刻,特朗普并没有从积极解决问题的角度采取有效措施,中美第12轮经贸磋商。双方认为,会谈是“建设性的”,并同意继续在9月份继续发展美国谈判。相反,他们表示将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3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10%的关税。美元在G20大阪峰会上达成共识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特朗普可能认为,再一次,这套“极度压力”的策略可能迫使中国屈服。但是,现实是,这样的面子,美国自己的市场无法抑制。这3000亿美元商品中有40%涉及美国居民的消费品,而增税导致的输入型通货膨胀最终由美国人民自己承担。涉及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大量商品也要缴纳关税。核心部件从美国进口。关税的增加直接导致美国股市的哀悼。

从长远来看,这反映了美国市场对特朗普长期“极度压力”政策的巨大担忧。 “极端压力”将特朗普的商业战争思想与美国军事思想结合起来,更加专注于零和游戏。他认为“狭窄的道路与勇敢的胜利者相遇”,这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原则并且是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竞争国家的迫害战略和追求美国的单方面目标。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特朗普自朝鲜核问题首发以来,已逐步将这一政策应用于许多国内和国际事务。去年3月22日,美国宣布对中国征收额外关税,以“惩罚中国非法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与中国的贸易战开始了。然而,直到今天,贸易战产生的反法戈效应对美国来说已经过多了。 2018年,美国贸易逆差升至6210亿美元,为10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贸易逆差变得更加严重,达到近9000亿美元。 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增加436亿元,达到4192亿美元,占美国商品贸易逆差的近一半。

件,为中美经贸合作扫清了障碍。 (观点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