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副院长掩护赃款:为弟弟买1200万豪宅,与妻子假离婚装低调

  • 日期:08-15
  • 点击:(676)


  fxeye昨天我要分享

  文/俞佳铖

  作为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的孙志龙,收受不法之财达1676万余元。2019年4月2日,犯受贿罪的孙志龙被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00万元,没收全部赃款。

  image.php?url=0MmiYv198O

富阳检察

  “外科一把刀”当“医药代表”

  孙志龙是富阳人,1968年出生,大学毕业后进入杭州当地的医疗卫生系统工作。在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工作期间,孙志龙于2007年4月主导创建了外二科室,并担任科主任,成为富阳区重点专科微创外科学科带头人。

  忙的时候,手术日程排得密密麻麻,孙志龙丝毫不敢松懈,全力以赴。他擅长腹腔镜胆囊切除术、甲状腺手术、乳房肿瘤手术及胃结肠肿瘤、疝气等各类普外科手术,精湛的技术在当地老百姓中获得了较好的口碑,被誉为“外科一把刀”。

  随着名气和权力日增,孙志龙的办公室和家也日益“门庭若市”,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自报家门的医药代表。

“发财路”该如何走,但他觉得主动找上门的医药代表,很有可能和同单位的领导、同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决定自己找门路。

  通过报纸,孙志龙找到海南的一家医药公司,这家公司于2014年成立,规模不大不小,在他看来,既有实力,又不显眼,符合心意。在与医药公司接触的过程中,孙志龙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谎称自己是杭州当地的医药代表,名叫盛业,可以帮他们在公司和医院之间“牵线搭桥”。

  盛业其实是孙志龙表弟的名字,他在富阳当地做着一些生意,与孙志龙关系要好。医药公司对开拓杭州市场非常感兴趣,第二天就派销售王舟来到杭州与孙志龙见面,洽谈代理事宜。孙志龙提出,“事成之后,要给45%的回扣”,王舟觉得比例有些高,但他不知道孙志龙的“实力”,不能轻易得罪,只好答应下来。

  image.php?url=0MmiYvIUeD

富阳检察

  谈妥比例之后,孙志龙就在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上演了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他带着表弟盛业来到医院,在各大科室高调亮相,介绍:“这是我表弟,在做药品生意,还请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孙志龙在医院的口碑还不错,况且也有不少同事因为亲戚朋友生病的事托过他,大家表示以后盛业有什么事,能帮忙的尽量帮。

  很快,孙志龙以帮助亲戚盛业谈业务为由,在领导那里得到满意答复:购买一批王舟公司的灯盏花素。交易完成后,按照约定,王舟转给他近10万元的回扣。

  收这笔回扣之前,孙志龙做了“功课”,他拿着20多张亲戚的身份证,先后去各大银行,代办一批银行储蓄卡,但银行卡联系的手机都是他自己的,密码也只有他知道。王舟的这笔回扣,孙志龙让他打到其中一个亲戚的银行卡内。

  就这样,2007年4月至2018年7月期间,医院先后购入海南这家医药公司头孢米诺钠针、注射用拉氧头孢钠等药品,每一笔交易,孙志龙都是故伎重施,由盛业出面向医院推销药品,在自己的推波助澜下,医院购入药品。孙志龙先后约200次通过转账、现金等方式,收取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1676.8万余元。

  为了让医院肯定盛业推销的药品,孙志龙给病人开药时,偏向于王舟他们公司的药。有意无意间,他会引导下面的科室医生多给病人开这个品牌的药。如此一来,医院领导会认为盛业推荐销售的药品疗效好,从而更加方便以盛业的名义做生意。

  那些年,孙志龙除了担任医院外二科主任,还先后兼任医院急诊科主任、药事委员会成员等职务,这为他在暗地里兼职“医药代表”,带来巨大便利。2012年3月,孙志龙再次升迁,当上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随着权力扩大,医院购入药品,如果数量不是很大,孙志龙已经可以独自拍板。

  image.php?url=0MmiYvCi9b

  “假离婚”掩护赃款

  2014年,富阳某医院发生腐败窝案,医院的财务科科长和检验科科长因受贿,被判刑8年左右。这件事,在当地医疗界引起不小震动,给孙志龙内心更是带来很大冲击。为了掩盖违法事实,规避组织调查,孙志龙想出了一个办法,和妻子离婚,把绝大部分财产划到妻子名下,万一自己出事,至少能保住辛苦赚来的“外快”,让妻儿衣食无忧。两人离婚很低调,之后的日子,他们依然和往常一样,一起生活。亲戚朋友甚至他们的孩子,都无人知晓。

  杭州市富阳区纪委监委的通报显示,孙志龙“沉迷于牌局,经常性参与赌博活动”。2018年2月,春节放假的孙志龙几乎整天泡在赌场里,结果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从拘留所出来后,孙志龙如惊弓之鸟,开始注销20多张亲戚的银行卡,和王舟的联系也不再那么密切了。他还撕碎记录收受回扣的账本,清空U盘,试图销毁和王舟有关系的一切蛛丝马迹。

  一天,他带上弟弟,来到杭州市滨江区,看中一套房子,二话不说一次性付清1200余万元房款,并在房产证上写上弟弟的名字。一掷千金买豪宅,孙志龙没有丝毫快感,反而有种“扔掉包袱”的轻松感。孙志龙觉得,钱变成了房子,而且放在弟弟名下,应该隐蔽多了。

  虽然每次有风吹草动孙志龙都如“惊弓之鸟”,但他始终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不肯收手。就在2018年7月,他被实施留置措施的前一个月,他还在与医药公司销售商讨回扣的事情。

  2018年8月,富阳区纪委监委对孙志龙涉嫌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3个月后,区纪委监委决定给予孙志龙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孙志龙出事后,王舟和他的老板张学明也接受了警方调查。直到那一刻,他们才恍然大悟,2007年开始认识的“盛总”,居然是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难怪他有那么大的能力,一句话搞定购药事宜。

  image.php?url=0MmiYvFTBb

  2019年1月29日上午,富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开庭审理,一身黑衣黑裤的孙志龙站在被告席上,低着头。富阳区卫生系统的100余名干部旁听了这次庭审。

  庭审中,孙志龙深表忏悔:“我辜负了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也对不起所有的亲人同事……”

  案发后,孙志龙的家人通过变卖房产、借款等方式筹集资金,退缴了全部赃款。

  前车之鉴,目前富阳当地一些医院已建立了“四方联合工作机制”,凡涉及进药、招标等重大事项,都由院纪委书记和监察室主任全程监督,报院班子讨论研究决定。日常管理中,通过“控、评、晒”三环,将门诊、住院药品比例控制情况纳入日常监管,将合理用药等情况及时在院内网上公布。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