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前一晚的那锅羊肉、那碗杂面

  • 日期:08-29
  • 点击:(1606)


   16:40:52 美食迷妹

  ?

  

  大暑之前,入中伏,下午到夜间,有雨。

  大暑,是夏天最后一个节气,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大者,乃炎热之极也。

  

配上北冰洋,躲不过的都是“消夏”这一个话题。

  尤其是今年中伏依旧是20天,正赶上北京的“七下八上”,雨季加上中伏,桑拿天儿没跑了,可以说真的特别难捱了。

  

  饮食:头伏饺子二伏面

  进入伏天,人们食欲不振,往往会比平常消瘦,俗谓之“苦夏”。苦夏里,老北京在饮食上也有着很多习俗。

,淋上炸酱、芝麻酱,码上黄瓜、豆芽等菜码,简直享受。

  

  麻酱凉面

  

  炸酱面 vcg

  据了解,老北京人吃面的菜码原先叫“面马”,不知道是不是有“马到成功”的意思。

  纳凉:天棚鱼缸石榴树

  除了吃食,老北京夏天都会搭凉棚,以遮阳避暑纳凉。棚子下,有猫狗,有植物,铺上凉席,手持蒲扇,别提多自在了。

  

  商铺前搭的凉棚 1917-1919年

  虽说“天棚鱼缸石榴树”本意是嘲讽那些中饱私囊、生活奢侈、附庸风雅之人,但确实也描绘了老北京夏日的惬意生活。

  

,搭铺纳凉,吃西瓜,也能过得有滋有味。

  下面就由永宁胡同的老街坊“燕都蓟城”,来为我们讲述上世纪五十年代,大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大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北京西城的一个傍晚。

  “妈,今儿晚上吃什么呀?要不我上羊肉床子端点儿烧羊肉和杂面,跟姨儿她们一块儿吃吧”!

  听见说话声,正在百无聊赖的我立刻从屋里跑了出来,跟刚下班的表哥拿着钢种锅(铝锅,编者注)一块儿奔了石(附)马桥十字路口北边儿的羊肉床子(当时羊肉铺的统称)。

  

  烧羊肉

!鲜香的烧羊肉面在苦夏的时候可是令人胃口大开的晚饭。

  过了一阵儿大伙吃的差不多了,我咽下嘴里最后一口羊肉,还正咂摸滋味儿呢,“赶紧刷碗、搭铺吧”!姨儿吩咐着。“哎”!我迅速答应着。

  话音未落,就见街道积极分子们进了院门儿,挨家发放六六粉(六六粉,农药),原来今儿又要熏蚊子了。我赶紧帮着归置碗筷,又跟着表哥搭好铺。

  

板凳,搁上几块铺板在铺上凉席,晚饭后歇着纳凉的地方就有了,接着又摆上一个午凳当茶几用,板凳儿、马扎儿搁在旁边。

  

  母亲切开一个用凉水拔过的黑绷筋儿摆在午凳上,甭说吃,黄瓤西瓜瞧着就凉快!

  

  我和表哥吃着西瓜,母亲和姨儿进了各自的屋里点着六六粉关上门窗就开始熏蚊子。

  一会儿吃完西我躺在铺上数着天上的星星,又瞧见喇叭花丛内一只只闪光的萤火虫,渐渐的分不清哪是遥远的星光哪是萤火虫的荧光了......

  

  您记忆中的夏天都有什么解暑纳凉的好办法?

  致谢与声明

童年杂忆念永宁大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本文图片部分源自网络,侵删。

  

  

  西单商场:“解忧杂货铺”摇身变为“争气楼”

  

  北河胡同,南锣鼓巷旁的御河古道

  

  什刹海边上的后门桥,元大都水文化的起点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北京传统文化联盟”了解)

  ?

  

  大暑之前,入中伏,下午到夜间,有雨。

  大暑,是夏天最后一个节气,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大者,乃炎热之极也。

  

配上北冰洋,躲不过的都是“消夏”这一个话题。

  尤其是今年中伏依旧是20天,正赶上北京的“七下八上”,雨季加上中伏,桑拿天儿没跑了,可以说真的特别难捱了。

  

  饮食:头伏饺子二伏面

  进入伏天,人们食欲不振,往往会比平常消瘦,俗谓之“苦夏”。苦夏里,老北京在饮食上也有着很多习俗。

,淋上炸酱、芝麻酱,码上黄瓜、豆芽等菜码,简直享受。

  

  麻酱凉面

  

  炸酱面 vcg

  据了解,老北京人吃面的菜码原先叫“面马”,不知道是不是有“马到成功”的意思。

  纳凉:天棚鱼缸石榴树

  除了吃食,老北京夏天都会搭凉棚,以遮阳避暑纳凉。棚子下,有猫狗,有植物,铺上凉席,手持蒲扇,别提多自在了。

  

  商铺前搭的凉棚 1917-1919年

  虽说“天棚鱼缸石榴树”本意是嘲讽那些中饱私囊、生活奢侈、附庸风雅之人,但确实也描绘了老北京夏日的惬意生活。

  

,搭铺纳凉,吃西瓜,也能过得有滋有味。

  下面就由永宁胡同的老街坊“燕都蓟城”,来为我们讲述上世纪五十年代,大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大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北京西城的一个傍晚。

  “妈,今儿晚上吃什么呀?要不我上羊肉床子端点儿烧羊肉和杂面,跟姨儿她们一块儿吃吧”!

  听见说话声,正在百无聊赖的我立刻从屋里跑了出来,跟刚下班的表哥拿着钢种锅(铝锅,编者注)一块儿奔了石(附)马桥十字路口北边儿的羊肉床子(当时羊肉铺的统称)。

  

  烧羊肉

!鲜香的烧羊肉面在苦夏的时候可是令人胃口大开的晚饭。

  过了一阵儿大伙吃的差不多了,我咽下嘴里最后一口羊肉,还正咂摸滋味儿呢,“赶紧刷碗、搭铺吧”!姨儿吩咐着。“哎”!我迅速答应着。

  话音未落,就见街道积极分子们进了院门儿,挨家发放六六粉(六六粉,农药),原来今儿又要熏蚊子了。我赶紧帮着归置碗筷,又跟着表哥搭好铺。

  

板凳,搁上几块铺板在铺上凉席,晚饭后歇着纳凉的地方就有了,接着又摆上一个午凳当茶几用,板凳儿、马扎儿搁在旁边。

  

  母亲切开一个用凉水拔过的黑绷筋儿摆在午凳上,甭说吃,黄瓤西瓜瞧着就凉快!

  

  我和表哥吃着西瓜,母亲和姨儿进了各自的屋里点着六六粉关上门窗就开始熏蚊子。

  一会儿吃完西我躺在铺上数着天上的星星,又瞧见喇叭花丛内一只只闪光的萤火虫,渐渐的分不清哪是遥远的星光哪是萤火虫的荧光了......

  

  您记忆中的夏天都有什么解暑纳凉的好办法?

  致谢与声明

童年杂忆念永宁大暑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本文图片部分源自网络,侵删。

  

  

  西单商场:“解忧杂货铺”摇身变为“争气楼”

  

  北河胡同,南锣鼓巷旁的御河古道

  

  什刹海边上的后门桥,元大都水文化的起点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北京传统文化联盟”了解)

达到当天最大量